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极品小兽医最新章节 → _第二百五十一章便宜老爹

极品小兽医最 _第二百五十一章便宜老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我看看还不行啊?”看着吴庸古怪的表情,粟子抱怨的说道。

    “不行。”吴庸果断的摇了遥头,当然了,他不会傻到以为,这是真的,不过,他直接问道:“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也没有什么目的,是看你较顺眼,所以,我觉得吧,咱们的关系,可以加深一点儿。”粟子嘿嘿一笑,认真的说道。

    “这么简单吗?”吴庸不太肯定的说道。

    “当然不是了。”这一次,粟子坚定了态度,他认真的说道:“最关键的是,你这个人吧,视金钱为粪土,而且,极为重情义,所以,我觉得,咱们两个人真的可以称兄道弟。”

    “我没有兴趣。”吴庸翻了个白眼儿,淡淡的说道。

    “你……”粟子倒没有想到,吴庸会是如此的态度,不过,他也并没有生气,因为,在正常人看来,只要处在吴庸的这个位置,以他自己来说,或许,真的没有必要攀高枝儿,至少,以他的脾性,不会同意这层关系,所以,他也理解吴庸了。

    在两个人说话的时间,粟人杰推掉了约会,回到了家里,看到了吴庸,他热情的打了招呼,然后在客厅里坐下了,关心的问了一句,道:“这次到京城来,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有什么大事儿,是代表着五龙医科大学,参加一次针灸推拿大赛,这不,受朋友所托,带点东西回去,只是,东西有点贵重,所以,找不到合适的存放,于是,想到了您。”吴庸如实的说道。

    “什么东西,我能够看看吗?”粟人杰觉得,既然是吴庸在意的东西,必然是一件较好的东西,所以,他也好的问道,当然了,这还有其他方面的考虑,毕竟是贵重物品,家里虽然保险,可是,也要当面验清,不然,以后如果有了麻烦,好说不好听,所以,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他事先要验一验。

    “没有问题。”虽然,吴庸相信杨老爷子不会骗他,可是,寄存东西的道理,他是明白的,所以,当着粟人杰的面,他把那个老盒子打开了。

    开盒之后,里面非常的新,而在盒子里面,放着一个青花瓷瓶儿。

    “一件瓷器啊。”看到这件青花瓷,粟子不以为然的说了一句。

    “真是好东西啊。”此时,粟人杰眼前一亮,不过,他却没有手的意思,只是,走近了,认真的观察了一下,道:“确实是一件好东西,价值不菲啊……”

    “很值钱吗?”虽然知道这是一件古董,是一个好玩意儿,可是,吴庸真的不懂古董,所以,他自然的问道。

    “现在值多少钱,我不知道,不过,在零几年的时候,它至少值两千万了。”此时,粟人杰十分肯定的说道。

    “一个破瓶子,值两千万?”此时,粟子瞪大了眼睛,惊讶的问道。

    “这是元代的青花瓷,珍贵的很呢。”粟人杰想了一下,然后问道:“真的要存放在家里吗?”

    “不可以吗?”吴庸认真的问道。

    “这件东西很贵重,如果真的存在家里,那么,现在送到保险柜里吧。”粟人杰十分认真的说道。

    “行,那先送到保险柜里吧。”此时,吴庸想都没有想,便同意了粟人杰的提议。

    既然吴庸同意了,那么粟人杰盖了盒子,抱着这件古董,离开了。

    “你随手拿着两千万,甚至更多的古董,这么站在街,吴庸老弟,我采访你一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粟子调侃的说道。

    “一边去。”吴庸翻了个白眼儿,然后如实的说道:“其实真的没有什么感觉,毕竟,这玩意儿,也不是我的,而是我替别人捎的。”

    “得了吧,最后还不得是你的。”粟子挤眉眨眼,调侃的说道。

    吴庸倒也没有解释,一直等到了粟人杰回来,他才说道:“存放好了吗?”

    “这个你放心,如果丢了,我再赔你一件儿。”粟人杰十分自信的说道。

    “我当然相信你们了。”吴庸一咧嘴角儿,十分肯定的说道:“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打电话给粟子。”

    “这小子,最近越来越不靠谱了,他没有跟你说什么话吧?”粟人杰犹豫了一下,然后平静的问道。

    “没有啊。”吴庸故作惘然的看着粟人杰,他疑惑的说道:“难道说,有什么是我不能够知道的吗?”

    “这倒是没有什么,只是,粟子妈妈较喜欢孩子,一直以来,都想要两个孩子,可是,你也知道,我们那个年代,并不允许,所以,我们只有粟子一个孩子,一次,我们见到你之后,十分的喜欢你,所以,如果你愿意的话,咱们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粟人杰淡淡的说道。

    “怎么更进一步?”吴庸揣着明白装糊涂,惘然的问道。

    “是……”粟人杰看了一眼不言语的粟子。

    粟子认真的说道:“我都跟他说了,不过,这家伙没有明确的表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你都知道了啊。”粟人杰点了点头,并没有半点的尴尬,只是,他平静的看着吴庸,似乎在等一个解释。

    “我是知道了,只是,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吴庸一咧嘴角儿,嘿嘿的笑着,道:“幸福来的太突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想怎么处理,怎么处理,我们是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所以……”粟人杰的话只说了一半儿。

    “我听若水说,以欧阳家的财富跟粟家相的话,那简直是小屋见大屋了,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儿。”吴庸平静的说着,他认真的问道:“我不明白的是,像你们这样的大家族,想来,真的不缺我这样一号小人物吧?”

    “若论财力,欧阳家虽然不错,可是,跟粟家一,差的不止是钱了。”粟人杰坦然的说道。

    “那您二老看我什么了呢?”吴庸惘然的问道,毕竟,他的医术虽然不错,可是,他高明的人,至少他认为的不在少数儿。

    “是觉得,你是个人才,而且,我们也真的喜欢你。”粟人杰倒也没有撒谎,他认真的说道。

    “哦。”吴庸点了点头,然后认真的说道:“这件事情,我得认真的考虑一下。”

    “你有什么好担心的?”此时,粟人杰犹豫了一下,还是追问了一句。

    “这么说吧,我从小是跟着老头子长大的,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什么样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跟父母相处,所以说吧,我还得适应一下,另外,粟家的钱是一代又一代人积累下来的,我算是跟粟家牵扯了关系,这部分钱,对我来说,只能是压力,所以,我不知道如何能保持自己的自由……”吴庸一咧嘴角儿,没心没肺的说道。

    “哦,如果是这两个问题,我倒是可以应承你。”此时,粟人杰淡淡的一笑,说道:“咱们的关系更进一步,不会对你有任何的要求,你做你自己的事情可以了,至于粟家的钱,你想取的话,一定程度,会给你一部分的,毕竟,只要你踏入粟家的门,理应拿得这一部分,如果你不想取的话,那都留给粟子,所以,对你来说,根本形不成压力,更不会束缚你的自由。”

    “这么说,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是天掉馅饼的好事了?”吴庸眼前一亮,倒是颇为高兴。

    “敢接吗?”粟人杰诱惑的说道。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是被砸死了,又能怎么样?”吴庸心一横,嘴角一咧,道:“况且,我不可能被砸死了。”

    “当然不可能了。”听到吴庸的话,粟人杰颇为高兴,他当然知道,算是欧阳若水也不知道粟家到底在经营什么,当然,市面的那些东西除外,吴庸认他们当干爹,当干妈,肯定不是看重粟家的钱财,所以,他也有疑问,不禁问道:“我以为,你会抵抗一阵子,怎么这么痛快的答应了呢?”

    “背靠大树好乘凉啊?”吴庸微眯着眼睛,坏坏的笑着。

    “这肯定不是你的真实想法,我也好,你怎么答应了呢?”此时,粟子也好的问道。

    “你们真的想听实话啊?”吴庸认真的问道。

    “废话。”粟子翻了个白眼儿,直接说道。

    吴庸想了一下,然后清了清嗓子,他咳嗽一声,道:“首先呢,嗨,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虽然我不想拿粟家的钱财,可是,常理说,多个朋友多条路,而且,粟家这么大,对我来说,本能的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关系,只是,我的眼睛告诉我,我看你们十分的顺眼,所以,综合你们的条件,我觉得,这非常的好。”

    “这是大实话,我喜欢……”粟人杰知道吴庸没有说假话,所以,对于吴庸坦承,他十分的欣赏。

    “我还是不太相信。”一旁的粟子认真的打量着吴庸,他缓缓的说道。

    “哪里不相信了?”吴庸认真的问道。

    “你既然看不我们粟家的钱财,那么,还能因为我妈长得漂亮,你同意了?”粟子椰榆的问了一句。

    “还真有这么个因素。”吴庸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我从小吃百家饭,乡亲们虽然拿着我不错,可是,这不是家该有的温暖。”

    “哦,然后呢?”粟子理解不了这种感觉,所以,他继续问道。

    “凭空多个便宜妈,让我体会一下温暖的情怀,这有什么不好呀?”吴庸坦然的说道。

    “擦,合着你是看我妈了啊?”粟子惊讶的说道。

    粟人杰:“……”

    底部字链推广位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