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夜灵手记最新章节 → 第五夜 鬼画梅花(八)

夜灵手记最 第五夜 鬼画梅花(八)

    杨策脸喜色,说道:“监视人、跟踪人,这才是个人民警察正经八百要干的事啊,我终于暂时摆脱我大仙的身份了。那柳大仙,在我监视岳家大公子的时候,你干什么呢?总不能躺在床上睡觉吧?”

    柳天轩脸凝重的说道:“咱们双管齐下,分头行动,你抓住岳家大公子这条线索,我呢,总感觉这幅画也不简单,我还得顺着这幅画往下查去,我很想知道,那最后位阴阳先生,在这客厅夜,到底看到了什么,竟使他如此恐惧。”

    俩人做好分工,柳天轩便径直去找蔡管家了,蔡管家听柳天轩说明来意,回想了片刻,说道:“那个阴阳先生姓周,住在城北,在宁城很有名气,当时因为他提出要在客厅里住上夜,我看他已经七八十岁了,腿脚不利落,便主动留下来陪着他,到时候旦有事我也好打个下手。哪知守了半夜,我忽然感觉极度困乏,竟就这样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天大亮,那周老先生满头大汗,正在收拾东西,见我醒来,只哑着嗓子说了声,他已尽力了,转身便走,连酬金都没要。”

    听蔡管家说完,柳天轩对周老先生那夜的经历兴趣大增,向蔡管家要过他的地址,便驱车前往周老先生住处。那周老先生年纪大了,只在上午接活,逢阴天下雨就给自己放假,过得好不惬意。柳天轩赶到周老先生家的时候,正是下午时分,敲开门,给来开门的年轻人说明来意,又等了会儿,才被迎了进去。那周老先生独居个院落,院子里种满了花花草草,极富情调,此时,周老先生正躺在葡萄树藤下的躺椅上,品着菊花茶,听着收音机里的京戏,摇头低唱,见柳天轩来了,才微微点头。柳天轩站在那周老先生的身旁,等到他听过段京戏,把收音机放下的时候,才作揖道:“晚辈柳天轩前来拜访周老先生,有些关于岳家的事不明,想向周老先生请教。”

    那周老先生端起茶杯,品了口,才慢慢说道:“柳天轩?好像宁城玄学界没你这号人吧?”

    柳天轩回道:“晚辈是林城的,机缘巧合,接了岳家的活。”

    周老先生微微冷笑,说道:“年轻人,你不要以为宁城没人了,不能处理岳家的事,岳家的事很蹊跷,若没有很深的道行,硬着头皮上,只会害人害己的。象你这种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我见多了,听我句劝,别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柳天轩见这周老先生倚老卖老,浑身不舒服,但此时是来求人的,也只能强压怒火,说道:“周老先生教训的是,不过学生还是想请教下老先生,这岳家的事,依老先生的经验,玄机何在?”

    周老先生冷哼声,说道:“你这哪是请教,考我来是吧?老夫今年七十八了,什么样的怪事没见过?什么样的险路没走过?告诉你小子,岳家的事我也只能看着,凭你的年龄和道行,强加进来,只有横死的份!”

    周老先生番话,说得柳天轩火气,虽依旧表现的恭恭敬敬,但话中已经带刺:“周老先生,我虽是后学之辈,但也不是莽撞之人,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实不相瞒,我也在岳家客厅里待了夜,侥幸全身而退,今日来访,正是诚信向周老先生讨教,别无他意。”

    周老先生听柳天轩也在客厅待过夜,当即从躺椅上坐了起来,重新打量着柳天轩,脸上露出怀疑的神色,说道:“你这小小年龄,能有多大道行?那你说说,那夜,你看到了什么?遇到了什么?”

    柳天轩把晚上的经历五十的说了出来,周老先生收起了傲慢的神态,说道:“我真没想到,你还真敢啊。我刚才的态度你也别在意,因为这阴阳玄界,鱼龙混杂,良莠不齐,骗子太多,你又太年轻,不能不让人心疑。但我还要说,岳家的水太深,不死几个人,解不了这个局,除非”周老先生摇了摇头,不再往下说下去了。柳天轩急问道:“依周老先生的意思,除非怎样呢?”

    周老先生沉吟了片刻,说道:“解这个局,我只是设想,并无多少把握,因为所涉之物价值太高,我也不敢妄下结论。或许另有高人有更好的法子。”

    柳天轩见周老先生不愿明说,也不勉强,继续问道:“那依周老先生的经验,这岳家到底遇上了怎样的麻烦?”

    周老先生示意柳天轩坐下,说道:“其实那夜我遇到的情形比你遇到的要惊险百倍。那夜,我不仅遇到了你遇到的,还遇到了你所没有遇到的。若仅仅是你遇到的那些情形,第二天我不会走。”

    柳天轩十分惊讶,问道:“那周老先生您还遇到了什么样的事?”

    周老先生顿了顿,理了下头绪,说道:“那些幻象的出现,本在我意料之内,所以我并不放在心上,但是,当那蔡管家我怎么也唤不醒,而且他开始七窍流血的时候,我知道,更大的麻烦来了。果不其然,那幅画发出逼人的阴怨之气,在这重重阴怨之气的逼压之下,我忽然从心底深处泛起种生无可恋的情绪。我知道,若我不采取任何措施的话,很有可能不会儿的功夫,我就会不受自己控制,被这股阴怨之气引诱而自戕,那刻,蔡管家依旧昏迷不醒,而且血流不止,我也顾不上他了,简单的说吧,我把压箱底的本事都拿了出来,等硬抗到天亮,我整个人都支持不住了。好在天亮,天地间的阳气上升,那阴怨之气渐淡,我才拾回条人命。我自认为我没有把握压制住这幅画散发出的那股阴怨之气,所以才离开了岳家。后来,蔡管家也曾到访过,问过我那夜的情形,也问过我应该采取怎样的措施,问得我烦了,我才告诉他,最好把这幅画烧掉,但即便是这样,我也不敢保证,祸根必除,岳先生的病会好。”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