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诈尸客最新章节 → 第五百二十章地下党员三麻子(6)

诈尸客最 第五百二十章地下党员三麻子(6)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诈尸客最新章节!

    三麻子冷哼声,抱着后脑勺躺倒在了床上,字句地道:“咋办?等呗,河蚌相争,渔翁得利。特娘的,想玩老子的人还没出生呢。”

    我听的稀里糊涂地,逃跑没成,又被人押送回来了,你还得意?遂讥讽道:“你和那胡科长,五百年前不是家子吗?你咋骂他?”

    三麻子撇嘴:“狗屁,老子跟他们说过句真话吗,我听出他的口音是日照县那地方的,所以才那么说,他若是河南,江南或关外的,老子还照样攀上。”

    “攀上咱也没得到便宜啊,不还是给人当棒槌耍吗?”我没好气地道。

    三麻子奇怪地看看我:“我说,你小子是真脑残还是装不明白,我那么忽悠,起码避免了顿暴揍,不定他们狠心就当场把咱弄死喂狗了呢……”

    我眨眼细想想,也是这么回事,看来三麻子没白攀亲,不但暂时保住了命,而且还认了个军统科长的‘贤侄’。

    可‘贤侄’毕竟不是亲侄,不管咋说,我们已经处于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在这夹缝里,哪怕有半点不慎,就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咋办?

    三麻子仔细分析了黄金大劫案的来龙去脉。

    :已经把青岛通往内陆的陆地交通全部封死,共军要想把百多斤黄金通过陆路运出去门都没有。

    二:海边渔船和小船都已被勒令不许出海,且有炮舰巡逻艇昼夜巡查,所以,海上偷运的路径也被堵死。也就是说,这批黄金肯定还在市区里。

    三:满城地毯式搜查,黄金随时都会被发现,所以,共军肯定会想尽切办法和途径尽快运送出去。

    那么,这批黄金现在会藏在哪儿呢?

    三麻子看着我懵懂的表情,低声道:“若我没猜错的话,这批黄金应该在市区地下。”

    “地下?”我愣,下意识地看了看脚底,“你是说,他们把黄金埋在某个角落的地下了?”

    三麻子撇嘴:“军统有金属探测器呢,共军不会那么傻。”

    “那他们会……”我疑惑地问道。

    “你还记得当初咱在这地盘上杀掉黄王八的儿子后,是怎么逃出重围的吗?”三麻子高深莫测地道,“地下排洪网络,这是全国独无二的地下工程,德国人修建的,明白了吧?”

    我娘,我忽然想起了那个“赤脚大仙”,他肯定是地下党,也就说,共军在青岛经营了这么多年,早把岛城地下网络烂熟于心了,随便找个旮旯把黄金藏起来,谁又能找着?

    我想到这儿又问道:“那你不是说他们急于运送出去吗,咋运?”

    三麻子皱了下眉头:“是,共军熟悉地下工程,也不会陌生,也应该早想到了这个,所以,共军是不敢长时间存放的,运出去的越早,风险就越小,黄金的价值越能尽快兑现,如果我猜不错的话,他们偷运出岛城的唯途径还会是水路。比如大型邮轮,等等,把货夹带上去。”

    我越听越迷糊,对国共的事也不感兴趣,反正不论咋鼓捣,黄金俺也得不到,目前最要紧的是如何能摆脱困局,逃出命去。

    三麻子道:“你去,把那个掌柜的抓进来,我问问他。”

    啥?我愣,抓他?若能抓的话,军统早就抓了,还轮的着我们?再说,军统是要放长线钓大鱼的,若我们这么鼓捣,岂不打乱了他们的布局?到时……

    “三爷……”我忐忑地道,“咱不能唐突呀,要不他们两方都不会放过咱,更完了。”

    三麻子瞪眼:“你懂个啥,老子有数,快点,就说再要壶热水。”

    我见他这么执着,也不敢再犟,只好把暖瓶里的热水倒了,提着空壶出门往楼下走去。

    深更半夜,楼道昏暗,脚踏在木梯上的动静非常传音,我虽然极力轻抬轻放,但咯吱声还是搞的我心惊肉跳,这也是做贼心虚吧。

    下了步楼梯,我低头望去,见柜台内空无人,晕,难道掌柜的去房间睡了?不对呀,开旅店的都是整夜熬在柜台里的,放个躺椅当床铺,以便随时迎待来住宿的客人。

    我揣着满脑子疑惑,下到楼,瞅瞅门口,门闩关的很严,也就是说他没出去,埋伏在外面的军统也没闯进来拿人。

    “老板,还有热水吗?我们再要壶!”我装着胆子大声吆喝道,转头四望。

    “来了,来了……”楼过道的个房间里传出了掌柜的声音,好似在上厕所,闷闷的,急急的。

    我便放下心来,脑子闪,道:“那你把热水送我们房间去吧,我上去了。”

    掌柜的在房间里又应了声。

    我遂转身轻步上了楼,回到房间里,迎着三麻子质询的目光,我抬手往外面戳了戳,麻子会意。

    扬手朝我扔了条枕巾,意思是让我第时间堵住掌柜的嘴。

    我接了,转身躲到了门后。

    不会儿,听见外面楼梯传来了咕咚、咕咚的脚步声。

    掌柜的上来了!

    我心里也紧张起来,皱眉听着脚步声到了门口,气都不敢喘了。

    “梆梆梆”门被敲响了。

    三麻子道声:“请进!”

    房门被轻轻推开,掌柜的进来了:“先生,要水是吧?”

    三麻子指墙角的暖瓶:“倒壶里吧,麻烦您了。”

    掌柜的道:“别客气,应该的。”

    提着铁壶转身朝墙角走去。

    我脚蹭上门,探身把搂住了掌柜的脖子,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枕巾就蒙在了他的脸上,大拇指戳,就塞进了嘴里。

    他做梦都没想到我们会袭击,手松,铁壶咣啷落地,滚烫的热水险些溅到我脚背上。

    好了,人拿住,看三麻子要干啥吧。

    直到我掐着掌柜的脖子摁到在三麻子面前,这伙计才醒悟过来,想挣扎也晚了,只有晃着脑袋乱呜呜。

    三麻子也不客气,随手从身后拿出把老虎钳递给我:“先捏碎他两根手指再看情况。”

    我也不吭声,腿压住他的身子,脚踩着他只手,把他的另只手抓起来,张开铁钳夹住其食指就用力捏了下去。

    只听嘎嘣、噗呲两声,股鲜血喷出,掌柜的身子猛窜,就剧烈颤起来,嘴里拼命呜噜,却发不出半个字来。

    “再捏个!”三麻子瞪眼盯着他脸上的反应,咬牙道。

    我遂又抓紧他中指,咬牙捏碎。

    掌柜的身子又是下意识地往上窜,汗珠子就从额头滚了下来。

    三麻子盯着他,狰狞地字句道:“伙计,我们是军统的,而你是共军情报人员,现在我只问你句话,你若如实招供的话,我就放过你,若死咬牙不说,那老子就把你四肢二十个指头全部捏碎,再把你裤子里那玩意撕下来煮了吃,你信不信?”

    掌柜的经过刚才这么折腾,早痛的魂飞魄散了,只有个劲地点头呜噜。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