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诈尸客最新章节 → 第二百八十八章诈马呼啸(3)

诈尸客最 第二百八十八章诈马呼啸(3)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诈尸客最新章节!

    大批鬼子的到来,令我既激动又忐忑。

    若用诈马和人尸能扫光了他们,我们将逃出生天,若扫不光或被他们破解,那我们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这时候了,只能听天由命吧。

    我奔回屋里,跟三麻子说了,他沉吟下,张开胳膊道:“出去看看!”

    我伸手横抱起他,来到院门外,这时已能看到远处山谷里鬼子们晃动的头盔了。

    三麻子罩手眯眼望了会,道:“郭子,你爬到院子里那棵枣树上,给我望着外面的动静,在诈尸没窜出院子之前,别弄出动静来就行。”

    我应声,抱着他返回了院子,放在诈马旁边的板凳上,问还有啥事没?三麻子说没了,多揣几块石头上树观望着就可。

    我遂在地上捡了几块趁手的石块揣进兜里,爬上了院子里那可三四米高的大枣树,登高望远,山谷里的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那里,密密麻麻的人群已开始沿着山坡往这儿爬,带头的是几个穿黑衣服的家丁,他们身后是清色伪军,伪军后面是黄压压的,头戴钢盔的鬼子群,最后面竟还有匹马和顶轿子。

    骑在马上的是个头戴牛逼帽,腰胯战刀的鬼子,他应该是这群队伍里的头头吧。

    轿子两边还有几个穿着红绿色衣服的人,显然是丫鬟之类,不用说,轿子里面肯定是高天光的老娘或太太了。

    黄压压的人群似条蠕动的长蛇,慢慢向山坡爬来。

    个穿黑衣服的家丁罩手往这儿望了望,又继续弯腰撅腚地往上爬来,打头的几个人离这儿大约只有二三百米了。

    我有些发急,低头看向树下的三麻子,见他坐在凳子上,正在低头打盹。

    我娘,这人都要快进来了,你还不赶紧的动手?

    我低声叫道:“三爷,三爷”

    三麻子眯眼抬起头来,皱了皱眉,竟朝我招了下手:“下来!”

    我愣:“咋的了?”

    话刚说完,忽然想起,催活烈马的最关键步骤必须我动手呀。遂急三火四地出溜下树,催道:“鬼子快到门口了呀”

    三麻子嘴撇:“急啥,你进屋把那个没了胳膊的死尸抱出来,先催出去吓唬吓唬他们。”

    我靠,这是闹着玩的吗,我愣证,转身奔进屋里,从西屋炕下抱起那具脸上盖着草纸的尸体出来,顺着三麻子手指的方向,放到了院门里。

    “你把它催起来,放出去吧。”三麻子不紧不慢地说道。

    我应了声,伸头瞅瞅东面,几个家丁已持枪上了山坡小路,疾步往这走着。

    遂退回来,蹲到那死尸旁,对着它的胸脯“啪”地拍:“起来吧!”

    随着话落,那死尸呼地站了起来,我忙把抹掉了它脸上的银针和草纸,就势扑在了地上。

    那诈尸瘦头昂,仰天闷吼声,个蹿跳出了门口,撒丫子向东窜去。

    我忙起身躲到门边,伸头往外望去。

    只见那诈尸扎撒着只胳膊,蹽着高迎面冲向奔来的鬼子群。

    走在最前面的那几个家丁大约认得这车夫,忙纷纷叫道:“二驴子,咋的了,老爷在里面没”

    那诈尸却不理,个蹿跳扑上去,单手就勒住了冲它问话的家丁。

    那伙计始料不及,忙挣扎着大叫:“驴子,死驴子,你这是干啥,快放开我”

    其他几个家丁看也火了,这他娘的战战兢兢地刚爬上来,突见自车夫从房子里奔出来,以为毛事没有,正大喜着呢,没想到这小子竟句话不说,自己打起自己人来了。

    遂纷纷大骂着围上去,拼命呵斥拉拽,以为二驴子车夫跟那家丁有啥深仇大恨呢。

    就在这时,三麻子在我身后猛咳嗽了声,我这才忽然想起要催诈马了,忙转身奔到他身边,抄起那昨晚燃了半截的松木棍子,举手看向三麻子:“打吧?”

    “打!”

    三麻子话落,我棍砸向了烈马的胸口,它身子猛地抖,呼地站了起来,几乎在我扑地的同时,三麻子也从凳子上个蹿跳,伸手抹掉了糊在诈马脑门上的银针和草纸,咕咚头扑在了地上。

    只见那诈马身子展,“咴”的声嘶叫,扬起四蹄,呼啸着就窜出了院门。

    “上树看着,有啥情况赶紧汇报!”三麻子从地上做起来,手捂着胯裆,脸痛苦的表情。

    显然是刚才的动作又戳到伤处了。

    我顾不得他,步抄到枣树下,抱着树干噌噌几下就上到了树杈上,往外望,那诈马已冲到了厮打的人群前,个蹿跳,庞大的身躯轰地砸到了人堆里,只听惨叫声片。

    后面的大部队见此,不管三七二十,举枪就朝着诈马和人堆啪啪猛打。

    密集的枪弹挟着赤红的光芒,嗖嗖地窜进了诈马和仍在挣扎惨叫的家丁们的身体里,咣咣又扑倒片。

    而那诈马则毫不畏惧,在连续踩踏完了脚下的几个人后,又迎着越来越猛烈的枪弹,呼啸着窜向了山坡下的黄压压的鬼子群。

    鬼子们猛惊,几十条机枪步枪的火光,呈倒扇面形,铺天盖地的窜向了那匹诈马,时间,马皮四溅,血肉横飞。

    但那诈马的冲锋速度却丝毫不减,挺着少皮没毛,血淋淋的躯体,几个猛窜就冲进了密集的鬼子群。

    鬼子伪军们顿时大乱,纷纷惊吼着连滚带爬地向山下窜去。

    那诈马毫不犹豫,撒着欢,蹽着蹄子就在人群里横冲直撞地虐杀起来。

    头顶腿踢身子压,眨眼就霹雳咔嚓放倒了片。

    这时候,身高腿长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中国人个子高呀,那些伪军又怕死,充分利用大长腿,呼兄唤弟的撒丫子就窜下了山谷。

    而那些跳高都够不着蛋子,还撇着罗圈腿的纯种日本鬼呢,不但身体没优势,而且脑子还根筋。

    眼看着这马是枪打不死,刺刀又捅不倒,更不听吓唬,火了!

    个鬼子举着刺刀嚎叫着,冲着马的眼珠子就刺来,他的意图是把马的眼睛刺瞎,这样也许它就成瞎马,看不到人影了吧。

    闪亮的刺刀扎来,诈马却毫不避让,迎头就顶了上去。只听“噗嗤”下,尖利的刺刀就捅进了它的眼眶子里,诈马猛地扬头,那鬼子抱着枪杆子就惊叫着飞上了半空,在上面连续做了几个芭蕾舞造型后,“咣”地头扎在了地面块石礁上,“噗”的下,脑浆四溅,呜呼哀哉。

    诈马继续呼啸着猛追狂踩。

    个鬼子撇着罗圈腿,连滚带爬地接连摔了几个狗啃屎后,眼见那诈马呼啸而至,突然挺身站起,双手叉腰,昂头大吼:“八个牙驴,大日本武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话刚到这儿,诈马冲来,“咚”的头顶在了他的胸口上,只听“嗷”的声惨叫,那小子腾空飞向了山下,咣地砸在了个逃跑的同伙身上,双双进了阎王殿。

    这时,逃回山谷里的鬼子伪军们在那骑着战马的头头的狂呼乱叫中,又重新组织起来,排排地举着刺刀又向上冲来,而他们的后面,有几个鬼子神投手则握着手雷,虎视眈眈地盯着诈马飞窜冲下。

    突然,那鬼子官扬刀吼,几个鬼子齐齐扯掉了手雷拉弦。

    我在枣树上看到这个情景,脑袋轰地炸,险些头栽下去。

    我娘,他们这是吃堑长智,要用手雷炸碎诈马了呀。

    “三爷”

    我刚喊出这俩字,忽听“轰隆隆”阵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山谷里传来,忙转头,惊见浓烟起处,那匹诈马蹦着高踉跄着已冲进了鬼子群。

    再投手雷显然是来不及了,鬼子们大骇,嗷嗷嚎叫着飞身扑向了那已没了条腿的马,想齐心协力把它扑倒擒住。因为那鬼子官就在他们身后,不挡住诈马,长官就会有危险。

    不料,三条腿的诈马似乎比四条腿时更敏捷,昂着炸掉了半个嘴巴的头颅,腾空跃,瞒过鬼子们的人墙,“咣”地砸在了后面那鬼子官的战马上。

    那战马哪顶的住同类庞大躯体的冲击呀,只听声哀鸣,咕咚扑在了地上,连同背上的那鬼子官也被诈马压成了肉饼。

    剩下的鬼子们看昏了,纷纷嚎叫着,不顾切地回身去救长官,被那诈马连滚带盘缠,气碾死七八个

    最后?最后名死士拉响了手雷,跟诈马块‘玉损”。

    还有吗?没了,我来回搜索了遍山谷,除了在距诈马‘玉损”的东面二三十米的路上那顶轿子外,在没个人影。

    而那些轿夫和丫鬟们也不知跑哪儿去了。

    我激动地大叫:“三爷,死光了,山谷里没人了”

    三麻子闻声大喜,也顾不得蛋痛了,几个单蹦跳到了院门口,朝山谷里望,喊道:“那不是还有顶轿子吗?快和小鹅去抬上来,老子要坐。

    我靠,你神经病呀,轿夫早窜了,谁给你抬轿子呀。

    我心里嘀咕着,却不敢迟疑,出溜下树,喊出了直躲在屋里的小鹅,拉着她出了院子,气跑下山谷,奔到轿子前,刚抓起轿子把手,忽听里面声惊叫,吓得我猛愣。转身步抄过去,把掀开轿帘,映入眼帘的是个二十七八岁,烫着卷发,身穿蓝色旗袍的漂亮的女人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