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珠玉在前最新章节 → 第一九七章 抢戏一家亲

珠玉在前最 第一九七章 抢戏一家亲

    让孟约意外的是,最后确定可以用来做扇页的是轻质金属,而且是合金,上层漆。而且最后造出来的不是孟约常见的落地扇或台扇,而是吊扇,吊扇这东西,孟约还真没怎么见过,打她有记忆起,好像家里直在用台扇和落地扇辅助空调渡过炎热的时候。

    不过在家没用过,在其他场合总是见过的,所以孟约第时间就发现这位危助教涂涂画画片刻,跟院士助教们谈论片刻后,敲敲打打出来的是吊扇的扇页。虽然离孟约见过的还差点意思,但尝试着尝试着,孟约觉得他们能试到跟现代差不离的。

    这应该叫工业设计?其实也算美术范围啦,不过即使是算在美术范围,孟约也不会,只能在边看着充满赞美。这时代的科学狂人真的很疯狂啊,他们作设计,是先画图,再拿尺子来量尺寸的,做东西也是,几本拿捏着去,分开做的件最后也能严丝合缝地卡在起。

    孟约正打算待在这里,受更多惊吓,围观更多疯狂时,白蕊过来凑在她耳边说:“小姐,何家出家要为林氏女退婚,那男方不肯,闹得很大,场面很难看,说话间还把王主事也给带上了,您要不要过去看看。”

    “怎么还带上师兄了,师兄是招他们惹他们还是欠了他们,怎么什么事都带上我师兄。”孟约哪里坐得住,跟孟老爷说声,就带着白蕊坐上车过去。

    与林舒结亲的年轻人姓赖名复,出身四品门第,别看平时总说官居品什么的,其实三品往上都是要职,如各部尚是二品,大理寺太常寺的寺卿是正三品,少卿则是正四品。四品升三品算是个坎,很多人世都迈不过去,但也算高官要职。

    赖复的父亲原本是宁波府知府,正四品官员,大前年因母丧而返京守孝,去年腊月正好出孝除服,正为起复之事苦恼,何氏便将林舒送到赖家面前。赖家琢磨着,虽然王醴同林舒无兄妹之名,却有兄妹之实,考功清吏司恰管着起复之事,岂不正是瞌睡上头有人送枕头。

    按说,赖复的父亲起复不难,其在任期间功考甚佳,官复原职应该不难,今年又正是大考迁官的年份。赖家又得到消息,转运盐使司这个极肥润的衙门的同知职务空了出来,赖家便打主意,想挪到盐使司同知这个职缺上去。

    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这事首先得有路子,没路子撒漫天雪花银,也没半点作用。不曾想,亲结好了,赖复惹出事端来,养了秦淮女伎不说,还弄出个岁多的儿子来。

    林舒又不蠢,自然不干,提出要么把女伎送走,把孩子送到乡下庄子上去养着,不然这亲结不了。赖复虽不是个浑人,却舍不得刚会叫爹的儿子,更舍不得通读诗书,能词善音身媚骨天成的女伎。

    事闹来闹去,赖复竟威胁林舒,再敢闹事就搞臭她,这才有了孟约见到的那幕。而今这场面,正是赖复最后的挣扎:“这是赖家的意思,还是赖复自己搞出来的?”

    “小姐,这有分别吗?”

    “有,也没有。”孟约冷笑声,对这样要卖蠢的人,何家竟然能束手无策,怪不得杨廷礼说何家翻不出什么风浪来,唯有何氏这个能兴风作浪,且爱兴风作浪的。

    “小姐,您打算怎么办?”

    孟约什么都不打办,就这么静静看着,转过背就告诉王醴,也别管,叫他们闹去。左右也不过是带句王醴而已,王醴去到清吏司后立刻就写了书信去何家,可以说能做的他已经做了,仁至义尽,再多别想。

    王醴何曾耐烦林家兄妹的事,诚然,可能会被有心人指他不悌弟妹,且那句“我妈早死了”也正经不能出口,多半人家都心照不宣着呐。当妈的再怎么不对,当儿子的都不能说半个不字,这是儒家的伦理道德,本身是没有错的,但当人是错的时候,什么是错的,不能怪道理本身。

    这事恶心也就恶心在这对的道理,对用在错的人身上。

    幸而,何家舅舅是个无能的,林家族中老者有老辣的,出面强硬地给林舒退了婚。来二去,林舒的名声仍是不好听的,但也不至于坏到无法挽回的地步,接下来是苦是甜,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从这事上,王醴再次深刻意识到,无论如何,这世道对女子仍然更加苛刻。设想将来有个女儿,被这般苛刻的世道捆绑,王醴便又再次确定,他要为自家女儿构建个更温柔些的世道。这么想通,他反倒登了何家的门,事后光面人情做起来更两面光不是,也省得日后有心人揪着这点不放。

    孟约:“我有时候真搞不懂你们这些玩政治的!”

    王醴望着孟约,柔声说:“只是由人及己罢了。”

    孟约是知道王醴心中那点“我女儿如何如何”的想法的,最初还会不好意思,现在哪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那你要努力啊。”

    说完,孟约想起荣意来,王醴这也算和荣意选择了个主题?

    好罢,跟着女主走总不会太吃亏,跟着男主走还有许多坎坷挫折,女主后期却跟开挂样,所以这其实是个很安全的奋斗目标。又安全,又能升职加薪走上人和巅峰的目标,孟约觉得,应该大力支持。

    孟约心里有成算,王醴其实是没有的,在他看来,这并不好施行,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总要有人去做,不然将来委屈了自家女儿找谁说理去。

    当然,这会儿孟约是预料不到,将来王醴会干到什么程度,做成什么样的千秋功业,万分郑重地被历史铭记,并被后人昵称以“女性之友”的。

    如果说叶慎章是因为孟老爷的出现,提前缓和矛盾,推行机械化进入工业革命而不再那么光华彻长空,那么荣意就是被王醴抢了戏啊!他不但抢了,还抢得更成功,更不知不觉,更为后人敬仰感激。

    身为女儿身去做这件事,和身为男儿身去做这件事带来的个人赞誉,还是有定差距的。荣意那叫因自己所经历的不公而抗争,进而为天下女性谋福祉,到王醴这就成了见不平而鸣,是真正的为公理公义不存分毫私心……

    这……叫荣意上哪儿说理去。

    真是抢戏家亲呐!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