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珠玉在前最新章节 → 第一九五章 反省错误,然后死不悔改

珠玉在前最 第一九五章 反省错误,然后死不悔改

    孟约说过不勉强王醴做他不愿的事,自然也不会越俎代庖,替王醴做他不想做的事。而是选择直接告诉王醴,杨廷礼的建议,王醴看着迎着天光望向他的孟约,心自然而然地柔软无比。

    “好。”即不为仕途,也不为其他,只为此刻看着孟约时,他心心是如何的温柔。

    孟约没想到能这么顺利,其实如果王醴拒绝,她也不会再劝的,就像她说的,她和王醴是边的。不痛快的事,管他什么后果,不做就不做呗,反正她蔓生兄,好好求求情,不要什么升职加薪,只要全身而退,蔓生兄定能应她的。

    “我的师兄,是全世界最了不起的人,以后还会更了不起的。”孟约紧紧抱住王醴,她觉得,此刻他内心很可能十分难过,她想把这种难过,从他心里赶走。

    虽然并不难过,但王醴还是很受用的,柔软喷香的小甜甜用手臂环着他腰时,别说给何家去封书信,什么他都肯:“年年”

    脚跨进闺女院子里,刚想要喊人的孟老爷:

    王醴:

    孟约:我的天,这也太巧啦。

    赶紧松开手,孟约试图转移孟老爷的注意力:“爹,你找我有事哦。”

    就是有再多的事,这时候孟老爷心里眼里脑子里,也都只剩下了件事:“光天化日,你们只是定下婚约,还未曾成婚,这这样成何体统。”

    不是孟老爷没有更难听更触目惊心的话,不过其中个是他闺女,他没办法,只能选择了“成何体统”这样不痛不痒的话。孟老爷直捂胸口,那句儿女都是债,在心里转来转去后,成了另外句——女婿才真是债!

    眼见孟老爷快气疯,孟约和王醴连忙拉开距离,王醴干咳两声,好容易才找着能说的话题:“孟伯父回来正好,我恰有事想请教伯父。”

    孟老爷虽然没胡子,但眼瞪得快把王醴戳成筛子,不过,王醴上前来,把他往厅里引,他还是依着前往。要不是孟约在边就差找个地缝钻进去,孟老爷哪会管他女婿去死哦。

    “还有年多呐,你们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孟约没跟来,孟老爷扯开嗓子,把王醴喷得躲都没地方躲,当着闺女面说不出的话,当着准女婿这讨厌的存在,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

    王醴还能怎么,默默被训,乖乖点头,老实反省错误然后死不悔改呗。

    喷得差不多,孟老爷端茶润嗓子,没再教训下去,而是问王醴:“现在可以说了,什么事。”

    其实根本没什么事要请教的王醴:

    “考功司这边,想问问科学院,路轨什么时候能贯通南北。”

    “那谁知道,这还没章程呢,现在才铺多远。”路轨投入使用极快,越来越多人感受到路轨的便捷,如今各地都在上疏,请求铺设路轨。但科学院的工程,无不是要求至严苛,寻常的匠作坊根本不敢接,科学院自己养的班子人手就这么多,哪铺得过来,只能照原计划,依旧铺南京经云南往莫塔马湾方向的路轨,这是为以后扬帆出海更便捷而定下的。

    江苏其实有港口,但要往欧洲非洲得绕太平往印度洋,去欧洲还得绕个大西洋,海上航线太长,很不利行程。莫塔马湾属于印度洋,往非洲去方便,往欧洲去也方便。

    王醴说铺路轨,孟老爷就真开始琢磨南北贯通的事,倒没注意到王醴在边长长吐气放松的样子。成功自救后,王醴同孟约打个招呼,便向孟老爷道辞,下午还得上差去。

    想着路的事,孟老爷也就这么轻轻地把王醴给放过去,留下孟约给孟老爷赔笑脸:“谢谢爹不杀之恩。”

    孟老爷瞪孟约眼,绷着脸道:“真要有下次,就没恩没不杀了。”

    孟约憋不住笑道:“是是是,还没问爹这时候赶回来找我什么事呢。”

    “带你去看个好东西,你肯定喜欢,缝纫机也组装得差不离了,正好叫你块去试试。”孟老爷自然是回来叫闺女去看最新成果的,当然成果还有瑕疵,叫孟约去,也是觉得孟约对太祖的手扎了然于胸,没准能找着解决之道,哪怕提句醒也成呐。

    孟约听缝纫机,二话不说,叫了白蕊来,整理出筐布头带上马车,跟孟老爷块往春雨巷去。路上,孟约跟孟老爷说了林舒的事,孟老爷冷笑声:“不管他们才是对的,去个书信算就算仁至义尽,别的什么也别做,省得叫人蹬鼻子上脸。”

    “嗯,我听爹的。”

    孟老爷说话间,叹口气,道:“日后对他好点,也是个不容易的。”

    这话,只孟老爷自己说得,孟约要敢开口,孟老爷能喷得她不知南北东西,他自己说完,还要嫌弃地“呸”声呢。

    孟约忍不住乐,春雨巷说话就到,孟约笑着把布头抱下车,同孟老爷进院子。缝纫机摆在正屋中央,群人正围着这东西试呢,只是刚学着用,手脚会有些不协调,但很快就能好,只是有些人上手快,有些人上手慢而已。

    见真是卡架子上,很有几分缝纫机的样子,虽然粗陋了些,离现代的缝纫机效率也差得还挺远,难免浮针倒线的,但它真的是缝纫机呀。孟约见了忍不住绕着走圈,才停下,抚摸着并不很相似的轮廓,她快要流下泪来。

    她并不是个对亲人有很深思念的人,就是王醴出远门,她也是冷不丁才会想想。但是看到缝纫机,就禁不住想起父母来,因担心她学美术史,日后找不着工作,非把她塞到外祖家学缝纫裁剪量体设计,所以缝纫机很容易勾起她对父母的思念来。

    “年年?”怎么闺女摸着摸着居然哭了,这东西有这么丑,能把人丑哭!

    孟约:“我想妈了。”

    句话,把孟老爷也给惹得叹了口气:“你妈要是还在,肯定喜欢极了缝纫机,她最爱给你做裙子诶,给你做八百件,也没我件!”

    孟约下就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就是孟老爷和女神太太爱情的美好之处,便是思念起来,也从来不带悲戚的,总是这样连思念都带着欢笑。这样真好,孟约想,我也要经营这样场婚姻和爱情。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