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珠玉在前最新章节 → 第一三二章 你伤透我心

珠玉在前最 第一三二章 你伤透我心

    萧皇后很赞赏孟老爷发为妻终身不娶的深情,并不给孟约出主意,反过来倒劝孟约:“人世间难得深情,也难得能这深情坚守生,若是孟助教的意愿,作为女儿,我却认为你能做的最好的便是支持他。若怕他老来孤独……所幸你嫁得不远,想来,王御史也不介意同岳父个屋檐下过日子。”

    王御史是大有可能不介意,介意的八成是孟老爷,现在都要天天吃味,天天为王醴跟她亲近而闹点小别扭,以后天天生活在起……想想画面都会很美。不过这也是个主意,孟约觉着,孟老爷要委实因太爱女神太太而不再娶,日后她嫁了仍家人住块也不是可以。

    当然,这事还得尊重那俩位的意见,王醴可能问题不大,问题大的是孟老爷。

    辞别萧皇后回到家中,难得见孟老爷大白天在家,孟约便试探地提了提,孟老爷本来正喝着厨娘端上来的杏仁露,猛听孟约又提再娶,杏仁露的碗都要端不住,脸心碎地思量了又思量道:“年年是因我不见王重崖,不回应你们的婚事,便想着找个后妈好快点甩脱为父?”

    这罪名……

    “怎么可能,我是怕你孤单,当然,日后你肯仍同我们起住,那也是可以的。你想想啊,现今还好,你身体哪哪都健壮,总有个年老的时候,没人日日盯着你,我不放心。”孟约想想现代那些关于独居的老人的报道,越发不放心孟老爷,哪怕有仆从,仆从也不是天十二个时辰跟着,且仆从哪有亲人贴心,女儿哪如同床共枕的妻子面面俱到。

    可是每次说再娶这个话题,孟老爷都是“你伤透我心”的表情,让孟约总是不敢多说。萧皇后说得也对,人生能坚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直到生涯尽头,也是很美好的事,但孤独寂寞这东西,想象起来似乎没有多可怕,但其实真尝到了就会知道有多蚀骨。需知,后半生不是年两年,甚至不止十年二十年。

    饶是孟约怎么解释,孟老爷都仍然满脸心碎,孟约只得放弃,孟老爷却在孟约不再劝时忽沉默地看向院子里。许久之后,孟老爷叹口气道:“这世间再也不会个你妈这样的好女子了,年年,若你都不容不得我守着她过世,谁还能容得?”

    孟约忽然心酸极了,坐到孟老爷旁边,眼泪汪汪地说:“爹,你别这样,我不再提这事还不行嘛。”

    孟老爷点头,却还是看着有些难过的样子,孟老爷想起女神太太时,基本没有难过的时候,是因为孟老爷直觉得,虽然女神太太不在了,但他们好似依然还生活在起。孟老爷没说的是,他怕再娶个人进来,会使他遗忘女神太太的颦笑,会彻底在生活中失去女神太太的痕迹。

    孟约:嘤,每次提到这个事,都要不欢而散,我再也不说了。

    好在,很快孟老爷便又缓过来,与孟约道:“蒸汽机车的钢轨很不理想,院里正在筹备建高炉事宜,年年翻翻太祖手稿看看,太祖对炼钢有什么不曾广为人知的设想。”

    钢轨?似乎没有。

    不过,孟约好像在其他图纸的注解里看到过种强度高,且还具有韧性,能承受冲击的钢材:“还真有,我得找找。”

    太祖手稿里,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有现在用得上的,也有起码得几百年后才能实现的。真不知道他给开这么多干什么,不怕整个民族都吃现成,不思进取吗?

    ——或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担心,所以才留下许多东西不去做?

    从太祖手稿里,翻找出高锰钢这个神物后,孟约便赶紧告诉孟老爷,至于到底多高,得去试,因为太祖没有标注含量。也许太祖当年已经炼成过高锰钢,但因为没有需要用到的地方,于是失传了。

    “极坚固,且具韧度,正符合正符合,但这个高是多高,锰又是什么?”孟老爷对炼钢可是不窍不通。

    当然,也不能指望个美术生对化学有多深的了解,说各种颜料她可能还能说上点来,要说钢铁那真没比孟老爷好到哪去:“我也不知道。”

    孟老爷也没想从孟约这里能得到什么答案,记下太祖手稿里关于锰钢的页码,转身便又去了科学院,当真是愣没给王醴机会上门。看着孟老爷远去的背影,孟约倚在门边哭笑不得:“王师兄,我已经尽力了,你没能赶回来真不能怪我。”

    不日,科学院的锅炉批复下来,科学院请来为钢厂建锅炉的工匠,在科学院临近水的地方建锅炉,同时还得处理污染问题。大明有炼钢厂已经几百年,污水废气各种废料早已做到近乎零排污,这却并非是太祖的功劳,太祖只将污染减到他力所能及的最低,真正解决问题的,是约百年前的几位炼钢厂工人。

    关于这个,孟约也是在科学院建锅炉时问句才知道的,所以说……

    “也许太祖不什么事都为这个时代的人解决是对的,古人有自己的生存哲学和生活智慧,就好像些精密的工作,机械都还办不到的时候,是人手点点磨到符合要求的。”炼钢厂至今还有这样的工匠,单凭双手,什么刁钻苛刻的要求都能做到。

    “所以,电他们也肯定能弄出来吧。”

    当年太祖没搞电机,是因为没条件,太祖到死时都还念念不忘呢,这些年也直有人在钻研,虽然几百年来没什么太大进展,但……她是来到了历史正处于风口浪尖的时代呀。

    在孟约憧憬着电力时代到来的时候,王醴带回来个消息。

    “林莠失踪?”怎么会呢,《三醮》里没这出呀,这可是重要的恶毒女配,要跟男女主掐好些年的,要是有这幕,不会不写呀。

    “昨天下午,林氏女独自出门,直到现在仍未归来,也不见使人来送消息。头天林氏女曾去过莫愁湖畔,与周君睦道前往参加荣家举办过赏花宴,顺天府衙此刻正往莫愁湖畔去问询。”王醴怀疑,林氏女很可能已经遭毒手。

    “应该不会有吧?”这可是个比主角戏还足的恶毒女配,要是没了她把叶慎章和荣意次次逼到墙角,那两位的人生还会那么精彩吗?

    #太祖:什么事我都干好,要你们干嘛,吃现成使人堕落!#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