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妖御六道最新章节 → 34当一年长工,任凭我的使唤

妖御六道最 34当一年长工,任凭我的使唤

    魏猛想起身,可是老头儿死死地抱着他,他想起也起不来,他操?起量天尺朝老头儿的后背戳,他本不想这么干,在皇城夜总会,那个侍者被量天尺戳透手后消失的凄惨样子魏猛记忆犹新,如果不是这老爷子太烦人,他是不会用如此手段的。

    “是你不知好歹,可别怪我下死手了!”能看到白灵槐的,除了黄大力那个黄巾力士,其他的都是鬼,既然老头儿能看见白灵槐,想必也是鬼,那用“打鬼”来收拾他。

    量天尺戳到老头儿的后背,老头儿叫了一声,只是叫了一声,那动静有点像狗被勒住了脖子发出的呜呜声,并没有其他的变化,如果说有,那是老头儿开始扯开脖子喊:“杀人啦!快来人啊!杀人了!”

    山里很安静,老头儿的喊声传出去很远,而且他喊起来的动静像个破锣,穿透力十足,那只在草地的小羊都受了惊吓,蹦蹦跳跳着跑远了。

    “你给我放开!我没钱,你哭死也没用!”

    白灵槐道:“你包里不是有一万块钱吗?先给老爷子呗。”

    老头儿神般再次来了精神,指着白灵槐道:“这位闺女好!一看是大户人家出来的,知书达理,端庄,识大体,好看,美丽,善良……”

    白灵槐再次美滋滋地给老头鞠躬,道:“谢谢老大?爷夸奖。”

    被白灵槐出卖,“你是哪头的?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你呀,杂志不是杂志,你是国报啊!””

    “是你有错在先嘛,赔偿老人家也是应该的。”

    老头儿再次道:“这位闺女好!一看是大户……”

    魏猛可不想再听老头儿把那些肉麻的话,朝老头儿一挥拳头,道:“你再说,你再说我把你牙都打下来”

    老头儿居然挺起了胸膛,大义凛然地道:“如果说实话要受到打压,那么我愿意忍受最严厉的惩罚,闺女,你放心,算他对我挥舞拳头,我也要把我心里的话说出来,你是漂亮,美丽,好看,善良,端庄……”

    魏猛的手一送,量天尺掉到地,他“痛苦”地双手抱头,哀嚎道:“天啊,收了这个老东西吧,我实在受不了了。你给我一个金箍,我愿意去西天取经了。”

    白灵槐美滋滋地道:“老大?爷,你这人太实在了,老说啥大实话啊。你放心,我肯定会帮你的。魏猛,赶紧拿钱吧。像个男人,要对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

    “滚犊子。我不是男人!他是个骗子,我凭啥把钱给他?一万块钱也是我辛辛苦苦赚来的,我都没捂热乎呢。”

    “钱你是买彩票得来的,不义之财,正好舍了!”

    “那我不管,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爱咋咋地。”魏猛下决心不能吃这亏,一万块钱啊,也许用这一万块钱能拉着奚羽月去趟小树林呢,给了这个老头儿自己能得到啥?得到他的鼻涕?

    老头儿见魏猛没有给钱的意思,又哭起来,随手擦了下鼻涕,抹在魏猛的裤子。

    魏猛吼道:“你往哪抹啊。你咋这么埋汰呢!”

    白灵槐道:“把钱给他吧,看老人家哭的多可怜。你放心吧,有我在,你不会差钱的。你别忘了,今天的钱,可是我帮你赚的哦。”

    魏猛的眼珠转了转,白灵槐说的没错,有白灵槐在,他还担心钱吗?随便找个彩票站,把所有的刮刮乐都拿出来让她挑是了。

    “那……回去你把钱给我补!”

    “再说吧,你别把钱看的太重,老话都说了,不会花不会赚。你当破财免灾了。”

    老头儿适时的接话:“对啊对啊,破财免灾啊!”

    既然有白灵槐,魏猛也不在坚持,如果再不同意,恐怕他的校服成了鼻涕褂子了。魏猛心不甘情不愿地道:“行了行了,别嚎了,你先松开,我给你钱,给你钱!”

    老头儿倒不吃魏猛这一套,语气坚定地道:“先给!”

    “你先撒手!撒手我给!”

    “我信不过你!你先给钱,给了钱我撒手!”

    “你个老瘪犊子,还有完没完。”

    白灵槐笑着指着魏猛,道:“你说你这可咋弄的啊,连碰瓷的都信不过你。这人品啊,也是没谁了。”

    “国报,有你没好。你等着,我要再给你买一颗瓜子,我是孙子。”真不知道白灵槐是怎么想的,抛开她和自己捆绑在一起不说,这几天也没亏待她啊,家里能吃的都让她吃了,有时候她吃多了,自己还得吐出来配合她,咋见了个老头儿,她分不出个里外呢?难道她和这个老头儿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如果真是这样,那白灵槐的是啥心理啊,这恐怕都不是恋父情结了吧,这是恋老棺材瓤子情节啊。

    老头儿没有眉眼高低地接了句:“我一个孙女,可没你这个孙子,我要有你这么个孙子,恐怕我死都闭不眼啊!”

    “你放心吧,老鳖犊子,一会儿我让你闭眼!”魏猛咬着牙狠狠地说道,往身后一摸,什么也没摸?到:“我书包呢?”

    白灵槐才想起来,山的时候,她背着魏猛的书包,心里觉得好笑,这真是骑驴找驴,打开书包,毕恭毕敬地把里面的一万块钱双手递给了老头儿,道:“在下白灵槐,初次登门拜访,小小心意,望土地爷笑纳!”

    老头儿笑呵呵地松开了手,过去把钱捧在胸口,道:“哪里哪里,小娘子太客气了。”然后转过脸对魏猛道:“小公子,你可是好人啊。”

    “滚你个老瘪犊子。好人不长寿。”眼见着自己的钱这么被人拿走,魏猛没好气的骂了句。

    老头儿简单数了数,起身把钱送进破屋子,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两个苹果,一个递给魏猛,一个递给了白灵槐。

    魏猛抛了抛苹果,咬了一口,没想到这个季节,苹果居然又脆又甜,好吃地不得了。

    “老头儿,你是土地老儿?”听白灵槐称呼老头儿是“土地爷”,魏猛学着孙悟空的话问道。

    老头儿朝魏猛作了个揖,道:“小老儿苟云宝,是双山县的代理土地。”

    “姓狗?猪狗不如的狗?”魏猛当然知道姓氏的“苟”是那个字,tvb可是有个姓苟的著名女演员,那丰满程度也曾让魏猛心动不已,没想到这个老头儿和那个女演员都是“云”字辈的,难道都是德云社出来的?离开德云社了,咋没让人把“云”字收回去呢?

    苟云宝没有生气,笑着道:“您说笑了。”

    “那是狼心狗肺的狗?”因为刚刚老头儿拿了他的钱,魏猛的每句话都夹枪带棒的,仿佛这样才解气。

    苟云宝没有再和魏猛纠缠,道:“小老儿在这里感谢您慷慨相助,您的功德簿,福德不少。”

    “别扯没用的。看到钱好了,不装老年痴?呆了。你不会俩句话吗?这么快好了?咋的,有钱了,连孙女都不找了?”

    “失礼了,失礼了。那时候刚好我去城隍爷那汇报工作,让小哥笑话了。”在刚刚,他的三魂到地藏王菩萨所在汇报情况,不过这是绝对私?密的事情,当然不能讲给白灵槐和魏猛二人听,所以推说向城隍汇报工作。

    “您看,是我们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了您的工作,罪过罪过!”白灵槐连连道歉,随机话锋一转,道:“既然您老从显佑伯处回来,想必知道我二人拜访的目的吧!”

    “显佑伯已经告诉我了!”苟云宝那张满是沟壑的脸,现在笑的像揉在一起的橘子皮:“刚才我只是和小公子开个玩笑!”

    “土地公童心未泯,让人羡慕!”

    “不知道那二十万……您是现金还是转账呢?我好安排施工队施工,你也看到了,我这房子实在是太破了,说不定哪天把我这把老骨头给埋了!”

    “真有那么一天,倒省事了,省得挖坑了!”魏猛继续逞口舌之快。

    二十万?刚才苟云宝还说是和魏猛开个玩笑,怎么现在真要钱啊?

    “敢问土地公,显佑伯和您怎么说的?”白灵槐问道。

    “显佑伯告诉我,您布施了二十万给我修建土地庙!”

    “然后呢?没有其他的了?”白灵槐不记得答应显佑伯给土地公钱,听到苟云宝的话,她隐隐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当然有了!”

    听了苟云宝的回答,白灵槐悬着的心才放下,只要不耽误她的事好,二十万二十万吧,哪个庙都要烧香供奉一下,当喂这条老狗了。

    可苟云宝接下来的话,气得白灵槐当即爆了粗口,想立刻去北镇找显佑伯,狠狠抽他几个耳光。

    “显佑伯说了,让你和小公子给我当一年长工,任凭我的使唤!”

    “靠!”被算计了,果然被显佑伯那个老东西算计了。白灵槐后悔为什么没让显佑伯写个字据,自己可是给他送了一车金一车银一车钱外加十二个美女,算起来六万多人民币,居然换来的是给土地公当一年长工?

    “啥是长工?”魏猛不明白“长工”的意思,问白灵槐。

    白灵槐没好气地道:“是使唤丫头!”

    “哦,使唤丫头啊,那是你的事儿,我是男的,当不了丫头。对了使唤丫头用不用陪老爷子睡觉啊?”魏猛又想到古装电视剧的大宅门的剧情,不怀好意地问道。

    “滚犊子!”白灵槐正在气头,没好气的骂了句,心里也把自己骂了一通:笨蛋,自己怎么轻易相信显佑伯了呢?自己又怎么会异想天开,可以从显佑伯处看到生死簿呢?自己又不是地府的人,人家凭什么给自己看啊。自己光想着拿钱摆平显佑伯,想着有钱能使鬼推磨,可是自己在魏猛打了范无救的情况下,大张旗鼓的找显佑伯,他是想答应也不敢了。

    魏猛见白灵槐气的脸都绿了,心里那叫一个痛快,这两天他可没少受白灵槐的气,可见到白灵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心里又有些不忍,安慰道:“行了,你也没卖给他,听他老鳖犊子胡咧咧啥,你还有事儿没?没事咱俩回去呗!”说着站起身,拍拍身的土,眼睛却不时地朝破房子里打量。

    “走之前得把钱拿回来,拿完跑,我不信了,老鳖犊子能跑得过我!”魏猛心里想着,那可是他的钱,不能说没没了。

    “我呢,也没什么活让你们干,你也看到了,我是个代理土地,地位低下,没什么要紧的工作,有接引的活呢,你们跑跑腿?儿,要是碰到有人魈作祟呢,你们出点力,收了人魈,也省得我报,劳烦鬼王过来!”

    苟云宝的话说地漫不经心,白灵槐听了却是心花怒放。她已经不去分析是显佑伯授意还是苟云宝的本意,只要能让她抓人魈,这足够了。

    “还有是,我有个朋友开个卦馆,有时候会接驱鬼的活,你们也帮处理一下,到时候得了钱,分你们一份!”

    “感谢土地公,一切听从土地公安排!”白灵槐早已不知说什么好,此时她的嘴里没有棒棒糖,可是她说话居然没有一点结巴。

    “客气了,客气了。我要感谢你们才是。那二十万……”苟云宝又提到了钱,白灵槐心里暗骂,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有什么样的奴才,显佑伯贪财,这个苟云宝更是直接,三句话不离钱。

    “二十万不是个小数目,我会尽快凑到钱,给您送过来!”

    “现在正是施工的好时候,时间久了,怕建好了,房子也没时间晾干啊!”苟云宝还是个急性子,对白灵槐的话并不买账,把眼神转向了魏猛,魏猛把眼一瞪,吼道:“老鳖犊子,你瞅我?干啥,我没钱,我也不欠你钱!”

    “贷款无抵押,极速贷款,帮您解决资金烦恼.贷款无抵押,放款额度高,借钱不求人!老板,你要是缺钱,我可以帮你的忙!”一个嗲声嗲气的声音出现在魏猛耳边,因为太过突然,把魏猛吓了一跳,扭头看到黄大力那张漆黑的脸凑到他的面前,笑容灿烂。

    “靠!你离我远点,别把你脸的鞋油蹭到我身!”魏猛把黄大力的脸推开,黄大力依然笑容可掬得把脸凑过来,道:“你也是老客户了,要用钱跟我说嘛,我给你便宜点,日息5厘,你看行不?”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