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田园小王妃最新章节 → 第七十八章 万叔

田园小王妃最 第七十八章 万叔

    陈礼芳便自告奋勇的提出陪方菡娘回方家村,陈礼清刚也想说要去,陈礼芳随意的看了他眼:“哥,你今天不是要跟吕大哥去跑马吗?现在不过去,没事吗?”

    “……”陈礼清无言以对,惟有泪千行。早就跟吕育昌约好了要去跑马的,如果他当时知道今日方菡娘来提货,他定哪里都不去。

    “对了,说起吕大哥,我倒想起桩事来。”陈礼芳看了眼方菡娘,略有些忐忑,不知如何开口,“呃,菡娘,你家那个小姑姑,近来缠吕大哥缠的挺紧的……”

    方菡娘捂着脸,有些不忍直视,说好的古代妹子多矜持呢?为啥她穿越后,遇到的妹子大多对待爱情都热情似火……

    不过,她小姑姑的动机,感觉还待商榷。

    之前明明爱那个假吕育昌爱得要死要活,不惜未婚先孕啥的,现在转眼又去缠着那真的吕育昌,方菡娘表示,不知道小姑姑爱得是人,还是锦绣阁少东家的身份……

    嘛,不过这也跟她无关就是了。

    陈礼芳看着方菡娘虽然副不忍直视的样子,脸色却没甚变化,微微放下心来,想了想,还是继续说着八卦:“菡娘,虽然我知道那家子跟你有些不合……不过,这事跟你说说,你还是心里有个底比较好些。”

    “嗯?怎么了?”方菡娘问。

    旁边陈礼清的神色突然变得很不好。

    陈礼芳吞吞吐吐道:“那个方香玉……跟吕大哥说,要是他愿意娶她为妾,她可以跟你起进吕家的门。”

    “……”方菡娘好想表示这等惊世骇俗的奇女子她并不认识!

    方香玉凭啥跟人保证,带她方菡娘起进吕家的门?!

    啊不对,呸,谁要进吕家的门啊!!

    陈礼芳见方菡娘脸色青青紫紫的,忙安慰道:“你别上火,我们都是知道你的,不会信她的话的。”

    方菡娘磨了磨后槽牙:“我现在好想手撕了方香玉……”

    这特丫的叫什么破事啊!

    “消消气。”陈礼清亲自去给方菡娘端了杯茶,“吕大哥跟我说了,他知道我们兄妹俩跟你关系好,让我转告你,他不会当真的。”

    这么荒谬的事,正常人都不能当真啊!方菡娘谢过陈礼清,接过茶饮而尽。

    “对啊,吕大哥当时就让人把方香玉给赶出去了。”陈礼芳连忙道,“薛家小姐也在吕大哥身边来着……哦,薛家小姐就是吕大哥的未婚妻,当场就给了方香玉好几个耳光。”

    ……方菡娘觉得,如果现在有精神病医院,那她定会送方香玉去医院享受全套治疗!

    你当着人家未婚妻的面,跟人家讨价还价当妾的事,不遭打就怪了!

    上赶着当小三,就不要怪人家啪啪啪的打脸了!

    方菡娘心底放飞自我,尽情吐槽了通方香玉。

    最后陈礼清念念不舍的去赴吕育昌的约了,方菡娘本想托他给吕育昌带句话,后来想想也着实没什么好说的,索性就什么都没说。

    反正方香玉那话,大家都当个荒诞的笑话听。

    陈礼芳陪着方菡娘回了方家村,马车按照方菡娘的指示,将瓷器都运到了方六叔家。

    杏花娘这日稍好了些,正坐在小院里捶衣服洗衣服,见着方菡娘指使着伙计,箱箱的往方六叔院子里搬东西,眼都嫉妒红了,酸着说:“哎,要不怎么说还是方嫂子有福气,我咋就没个这么好的侄女见天的往家里给送东西,养了个闺女还跟着野男人跑了……”

    要不是她面上的表情太过狰狞,话里话外的语气太阴阳怪气,方菡娘大概还会同情她下,但杏花娘这样酸不溜秋的说话,方菡娘对她着实生不出半分善心来,她视若无睹的把东西都运到了方六婶家用来当仓库的茅屋里。

    陈礼芳还是第次来方六婶家,倒不像在方菡娘家那般野,颇带了几分拘束,彬彬有礼的很。方六婶给她端了杯水,她红着脸站起来双手接过,说了句谢谢。惹得方六婶后来跟方六叔好阵感慨,这富贵人家的姑娘跟他们乡下的确实不太样,也忒懂礼了些。

    未至中午,陈礼芳算着时间差不多了,该回家了,依依不舍的跟方菡娘并方六婶家道过别,坐上马车家去了。

    “前几日我还去了趟县衙,县令夫人说铺面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咱们也可以着手制这批花皂了。”方菡娘喝了口水,她对方六婶方六叔道,“这几日六叔先别去工地了,咱们先把这批模具用起来,等花皂都脱模了就好,后面等它皂化,就不费什么工夫了。”

    方六叔也道:“你房子那边,近来地基都打好了,已经开始垒墙了,倒也不用我太去盯着。”

    三人商议了下,决定下午就开始往瓷罐里灌注皂液跟七种花的花香油。

    这可不是个轻省活,方菡娘跟方六叔方六婶这般热火朝天了三天,终于将最后批花皂脱了膜。三人正坐在院子石凳上歇息呢,身上的围裙都不曾脱下,就听着有人哐哐哐的敲门。

    方菡娘忙阻了方六婶,自己起身去开了门,就见着门外站着俏生生的方艾娘。

    有些日子不见了,方艾娘身上的穿戴几乎可以说是焕然新——身上套绸衣花团锦簇,衣裙上的绣花里藏了银线,隐隐有光折射,闪闪的,直晃人眼,腰间还垂着块玉禁步,引着红色的丝绦,顺风飞舞,煞是好看。头发倒是梳回了双丫髻,挽着两个圆润的玉环,映得方艾娘越发稚嫩。

    方艾娘见方菡娘的神色充满了打量跟惊叹(买不起玉的玉石爱好者方菡娘),虚荣心几乎要爆棚,她哼了声,鼻子都快翘到天上去了:“看傻眼了吧,乡巴佬。”

    乡巴佬方菡娘默默收回了目光,有些纠结的问:“有事?”

    她是知道的,以大房的财力,买这些豪奢的衣物佩饰,几乎是不可能的。

    她这个堂姐,不会去干了什么歪事吧?……

    应该不会,毕竟智商低。方菡娘心里想着,微微放下了心,蠢人做歪事,要害顶多害了自己,就怕聪明人干歪事,说不得就要害大片人……

    方艾娘颐指气使道:“万叔让我过来看看,你们这是不是在做什么皂角?”

    方菡娘心里咯噔下。

    皂角?

    还有那万叔又是谁?

    方艾娘边说着,边伸着头往院子里不住的打量。

    “哎?可不就是在做皂角嘛。”隔壁的杏花娘端着簸箕,撇了撇嘴,插了句话,“见天的,弄的院子里好大股味。这方六哥也是缺心眼,跟着你们两个败家娘们瞎胡闹,皂角,皂角能挣什么钱?”

    “看来是了。”方艾娘睨着方菡娘,“万叔说了,要是这皂角是你弄出来的呢,就让我带你去见下他。”

    方艾娘脸的不屑,打量着方菡娘身上那被皂液弄脏的围裙,皱了皱眉,嘟囔道,“就你这脏兮兮的模样去见万叔,真给我们方家丢人……算了算了,”她边说着边去扯方菡娘的胳膊,“你就这么跟我去吧。”

    真是莫名其妙!

    方菡娘甩开方艾娘的手,无语道:“谁说要去了?”

    “你不去?!”方艾娘嗓音尖锐道,“万叔要见你,你怎么能不去?!”

    声音着实太过刺耳,方六婶听着动静也从院子那头过来了,见是方艾娘,她心里本能的就有些不舒服。

    倒不是说还记恨之前方艾娘害她流产的事,而是直到现在,方艾娘在她面前,从来没表现出半分愧疚或者不自在,仿佛那件事没发生过般。

    方六婶脸色有些不太好,道:“菡娘,怎么了?”

    方菡娘无奈道:“六婶,艾娘非得让我去见个什么万叔,我根本不认识那人,怎么能跟她去见呢?”

    “你瞎说什么呢?!万叔是个大好人!”方艾娘脸红脖子粗的争辩道,“有什么不能去见的?!”

    方菡娘不想跟方艾娘说话,把方艾娘往外推,麻利利的把院门关上了,还刃上了门刃。

    方艾娘在门外气的直跳脚,抬起脚就想踹,看到自己脚上穿着的是锦缎软底鞋,顿了顿,还是脸忍耐的放下了脚,跺了跺,恨恨的留下句“你等着”,跑了。

    方菡娘心里直嘟囔,什么万叔千婶的,她这个堂姐就不能长点脑子,真不怕遇上拐子?

    篱笆那边看戏的杏花娘啧啧几声,从簸箕里抓了把糙米洒在鸡圈里,边讽刺道:“有些人啊,真是半点都不知道好歹!”

    方菡娘没理她。

    结果刚跟方六婶坐会院子休息了还没半刻钟,恼人的砸门声又响起来了。

    方菡娘忍无可忍,感觉自己额上青筋都快绷出来了,她深吸口气,气运丹田,声音直贯云霄:“砸什么砸?砸坏了十两银子再赔扇!”

    门外的人似是被惊了惊,动静下子没了。

    半晌,才有个略显沧桑的男声道:“小方姑娘,在下万某,并无恶意,只是想跟姑娘商讨下关于梅花皂的事。”

    方菡娘就知道,迟早会有人查到她头上。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生意。她搭上了县令夫人这条线,现下县令夫人又找好了铺面,下步估计就是要找个工坊扩大生产了,肯定得招人,到时候,涉及到的人多,要查她就更好查了。

    方菡娘起了身,索性大大方方的去开门,方六叔方六婶面面相觑,颇有些不放心的左右护住方菡娘。

    方菡娘哭笑不得,开了门,见门外站着个穿着考究的中年男子,方艾娘站在男子旁边,正愤愤不平的瞪着方菡娘。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