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田园小王妃最新章节 → 第七十七章 王杏花私奔了

田园小王妃最 第七十七章 王杏花私奔了

    好半晌,周秀美才动了动嘴唇,眼神直勾勾的看向方茹娘:“茹娘姐姐,要怎么样,你才能把宝文哥还给我?”

    方茹娘听这话就皱起了眉。

    周大嫂则是觉得这闺女给他们老周家丢人的很,手上用力,捏了周秀美把:“秀美,你乱说啥呢?什么还你不还你的。小孩子家家的,说这话让人笑话了。”

    方六婶见周秀美还是胶拧着这个事,还攀扯上了她闺女茹娘,也是有些恼了,但这毕竟是她娘家侄女,又还是个小姑娘,太难听的话她也骂不出口,心里憋屈的很。

    方菡娘则是没这个顾虑了,她发现穿越在这种女童身体里也是很有好处的,比如说很多时候,很多话,想说就说的。

    “哎?我说秀美姐姐,你这是跟宝文哥相好过啊?还是订过亲又被抛弃过啊?”方菡娘满是好奇的问。

    饶是周秀美再厚的脸皮,听了这话,脸也红成了片。

    这话,让她咋回?

    方菡娘自然也不等她回,拍着手笑道:“应该都没吧?那你跟我茹娘姐姐要啥宝文哥啊?本来就不是你的好吗?秀美姐你也不小了,说这些不知羞的话,要是传出去以后可怎么找人家。”

    这话提醒了周大嫂,是啊,周秀美日后也要说人家的,到时候这话传出去,不仅仅茹娘脸上不好看,周秀美更是讨不了几分好!

    方菡娘见周大嫂猛然醒悟的样子,心里也是无语。

    他们总不把周秀美说的那些话放心上,总觉得她就是个无理取闹的小姑娘,却忘了小姑娘日后也要说婆家的,这话传出去,别说以后说婆家了,就是他们周家出去也抬不起头。

    周大嫂的表情多了几分郑重。她终于认识到,不能再让周秀美这么闹下去了。

    “走,你跟我回去。”周大嫂拽着周秀美就往外走,方六婶忙跟着出去,“大嫂,我叫辆板车吧,路挺远的。”

    周大嫂见周秀美疲累的样子,又生气又有几分心疼,点头道:“也好。幺妹儿,麻烦你了。”

    “家人不说两家话。”方六婶说着,急匆匆的出门了。

    等忙完这遭,方六婶跟方六叔坐在屋里都有些发愁。

    那周秀美是个不懂事的,因着这个不懂事的,毁了自家女儿段好姻缘,他们是真心不愿意。

    但若是继续任由她发展下去,村里没准会传出什么闲话来,到时候弄得几家子脸上都不好看。

    因着周秀美这事,方家把原本定下的方卢两家坐下好好谈谈的事,也推了些日子。

    方茹娘也不急,继续日日做着绣活。倒是卢宝文,时不时的跑来帮方六叔方六婶做点农活什么的,他年轻又利落,看得方六婶越来越中意这个女婿,就连开始成见颇深的方六叔,也渐渐没了什么反对的意思。

    日子天天过去,隔壁的王杏花倒是先定下了成亲的日子,还是之前说定的那个李大麻子。

    王杏花似是认了命,有时候方菡娘过来,能看到王杏花坐在她家小院里,拿了个绣棚,拿着几块粗布在那做衣裳,看样子倒像是男人的款式,神色之间沉默的很。

    王杏花也悄悄问过方菡娘那假冒吕育昌的吕贡的下场,听方菡娘说那吕贡被真正的吕公子打断了腿,还伤了根本之后,越发的沉默下去。

    结果没多久,在王杏花成亲的前天,王杏花家里炸开了锅。

    王杏花跟着外地来的走街串巷的个货郎跑了。

    李大麻子纠结了不少他们村的人,上来讨个说法,这彩礼钱也给了,聘礼也下了,眼瞅着就要成亲了,新娘子就不见了呢?

    这是骗亲!

    王杏花她娘开始还梗着脖子跟人对骂,后面王杏花她爹王大牛出来了,扔了锭银子,两匹布的聘礼也都扔到了门外,手里拿了把大砍刀,门口站,骇住了不少人。王大牛大骂,吐沫星子横飞:“老子没了个闺女,老子心里也烦的很!从今天起,老子就当我闺女已经死了!你们拿着银子赶紧滚,别再来烦老子!”

    王杏花她娘见那锭银子,大喊“我的银子”,双眼翻白晕了过去。

    李大麻子见那锭银子比他给的彩礼要多不少,心下也满意了几分,反正钱回来了,媳妇还可以再找,他也没啥损失。

    李大麻子领着人走了,王大牛气得在院子里踹倒了不少东西。

    晕倒的杏花娘还是方六婶帮着扶回家的。

    杏花娘醒了就开始拍着炕沿边哭边骂:“那个小畜生,养了她十六年,就这么野男人走了,还害得家里损失了大笔银子,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她出生我就把她溺死在尿桶里!”

    这话,方六婶都不知道该怎么劝。

    杏花娘哭骂了好阵,见方六婶尴尬的站在炕边,她擦擦眼泪,拉住方六婶的手:“方嫂子,还是你对我好,我也跟你说几句掏心掏肺的,你别嫌我说话难听。你家茹娘看着是个好的,我那娘家侄子确实也不错。你赶紧把茹娘嫁过去吧。别等着她跟日日上你家门又不提亲的那小伙子跑了,你枚铜板都拿不到,还得赔钱……”

    这话气得方六婶手都哆嗦了,她抽出手,指着杏花娘的鼻子直骂:“你当谁都跟你似的,把闺女当物件,换钱卖呢!?我闺女不会跑,不劳你操心!”

    杏花娘眼睛通红的啐了口:“不跑就不跑,在我面前说这个,方周氏你故意的呢?!……我的银子啊,白花花的银子啊!”杏花娘又哭倒在炕上,嘴里口口声声都是念叨着她的银子。

    王杏花的私奔,给平静的方家村掀起了丝波澜,但波澜很快就会过去,日子还在继续着。

    这日里艳阳高照,正是方菡娘跟陈家瓷铺约好的取花型订制瓷罐的日子,她大早就把自己拾捯的利利索索,怀里揣上了瓷罐的尾款银子,往村里坐板车去县城的地方走去。

    说来也巧,她第次去县城时,碰到了成正材他娘,这次去县城,又碰到了成正材他娘。

    成正材他娘看上去容光焕发的很,手里拎着个小包袱,坐在板车边,见方菡娘过来,笑了笑,主动打起了招呼:“是菡丫头啊,这又去县里呢?”

    方菡娘心情也好的很,绽着笑脸答话:“是啊,婶子也去呢?”

    “哎,去拿绣活换点钱。”成正材他娘扬了扬手里的包袱,主动又热情提起了自己去县城的目的,“哎,你是不知道,我家正材争气的很,学塾里的老师都夸他聪明又肯吃苦,天生是个读书料子呢。”语气里满满都是遮不住的自豪。

    方菡娘听王逸飞提起过成正材在学塾里的表现,虽然不是很吃惊,但听成正材他娘这么说,还是很替小伙伴高兴:“正材真厉害。”

    她真心实意的夸赞道。

    谁知这话出,成正材他娘反而带了几分警惕的看着方菡娘,轻咳声:“菡丫头,我家正材这么好,他日后的前程肯定不可限量你明白吧?”话里带着浓浓的审视意味。

    方菡娘心里咯噔下,她心想该不会成正材她娘又要老生常谈,觉得她对她儿子有企图什么的吗?

    方菡娘正襟危坐,先声夺人:“是啊婶子,正材前程不可限量,日后肯定能娶个跟他相衬的好姑娘。婶子,到时候我可是要去讨杯喜酒的。”

    成正材他娘听了这话,心放下大半,立马眉开眼笑,轻飘飘的瞥了她眼:“你这小姑娘,嘴还挺会说话的。”

    方菡娘面上笑着,心里不住的腹诽,这万恶的古代,难道只有她自己把自己当成是个十岁出头的小萝莉吗?

    到了县里,成正材他娘先下了车,丢下句轻飘飘的“你可别忘了你自己说过的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方菡娘心里囧了会,这才爬下车,往陈家瓷铺走去。

    陈家瓷铺的地理位置好得很,沿街旺铺,人来人往的,方菡娘刚拐过街角,就看见瓷铺门口站着俩人,门神似的杵门口,左顾右盼的,明显是在等人。

    不是陈礼芳跟她哥陈礼清又是谁?

    方菡娘这还在猜两人等谁呢,陈礼芳已经看到了她,热情的挥着手,喊着:“菡娘,菡娘,这边!”

    其实陈礼芳在见到方菡娘之前还有些忐忑方菡娘会不会还在因为她上次的口无遮拦生气,见了方菡娘之后才发现,那点担忧根本不是事。

    方菡娘心里嘟囔着,这两人不会是在特意等她吧,边小跑过去,跟陈礼芳陈礼清兄妹两个打了招呼。

    陈礼清见着方菡娘,不期然又想起上次不小心抓了人家姑娘的手,似乎很软的样子……

    打住打住——陈礼清心里呐喊,脸上已是通红片。

    “算着今日里你要过来取货,我早早的就跟我娘请了假。”陈礼芳副如释重负的模样,“哎你不知道,要不是你来,我这都没法出来放风。”她可怜兮兮的举起自己的手,“练了这么多天了,针眼个都没少,绣花怎么就这么难啊。”

    方菡娘善解人意的安慰她:“绣花这东西,七分天注定,三分靠打拼。可能那七分,你分都没有吧……”

    陈礼芳举起手就想锤她,见着她那张脸,又愤愤的放下了手:“要不是看你长得好看,我定要打你的。”

    两人笑闹了会,相携着起进铺子后院了。

    铺子后院很大,有个大大的装了轱辘的井台,平时用来冲洗受污的瓷器。

    现下里,整整七大箱子瓷器,铺陈开,盖子打开着,等着人检阅。

    陈礼芳得意的很,拉着方菡娘的手给她介绍:“不是我吹,我陈家瓷铺的瓷器,胎质细腻,上色均匀,个个都是等的,菡娘你可是有眼光的很。”方菡娘边点头边看着箱子里的那些花型瓷罐,果然就如陈礼芳说的那般,罐体圆润可爱,花型栩栩如生,方菡娘满意的很,爽快的付了尾款。

    掌柜的知道这不仅是个大客户,还是他家东家的关系户,更是提起了万分小心,主动提出帮方菡娘把瓷器送回村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