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最新章节 → _第六百四十九章总比你闷骚好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最 _第六百四十九章总比你闷骚好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带着寒光的匕首,在白念君的手里高高的举起,然后猛然的向下刺去,似乎用尽了此生所有的力气,只为这一击必,只为让简陌在这一击之必死。

    怡儿纱帽下的唇角高高的扬起,似乎下一秒能看到简陌血溅当场的样子,那血液一定是透着别样的芬芳,她甚至想过,简陌死后,她要剖开简陌的肚子,看看那个孩子的模样,甚至想要把简陌肢解去喂漫山遍野的毒物。

    简陌的神情依旧是很是安然,只是闭着眼睛躺着,好像根本看不到感觉不到面前的危险一般。

    闪着寒光的匕首被高高举起,携带着凌厉的杀气凶狠的落下。

    电光火石之间,马车外面突然飞进来一枚石子,速度之快,力道之大,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只听见哐当一声,那枚石子打在了匕首,白念君一时拿不住,下落的匕首偏向了一边,然后狠狠扎在了简陌身边软榻。

    “是谁!”白念君一下子没有把深深扎入软榻的匕首拔出来,她回头看向马车的帘子,帘子依旧低垂,马车依旧不疾不徐的在暗夜里行驶,根本没有任何人理会她。

    坐在一边的怡儿瞳孔猛缩,外面赶车的不声不响的犹如活死人一样少年,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这让一直轻视他的怡儿心里突然萌生出了恐惧。

    “简陌,你该死,你为什么要活着,如果你当初被左之舟打下山崖的时候死了,那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所有的一切都被你毁了,你该死!”白念君想着和左之舟之间的龌龊,想着大街的羞辱,想着坐着公主梦却瞬间家破人亡的种种,她的心已经被仇恨啃噬,她只想简陌去死。白念君拔不出匕首,索性双手直接掐简陌的脖颈,反正一定是要简陌去死。

    简陌没有动,怡儿也没有动,夜风里颠簸的马车里只能感受到白念君急促的喘息声。

    马车的帘子再次无风自动,一枚银针疾风一般穿透帘子,刺入白念君的脖子,那白念君双手一僵,两眼一闭,咕咚一声倒在了马车里。

    外面依旧是没有什么声音,怡儿捂住自己因为恐惧而疯狂跳动的心,目光移到扎在软榻的匕首,死死的盯了良久,才恨恨的拔了出来。

    一抬头对简陌带着微微嘲讽的眸子,怡儿的眸光带着尴尬的冰冷:“简陌,不要得意,不会太久的。”不会太久,简陌要凄惨的死去,她万分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我现在在这里,手无寸铁,更加手无缚鸡之力,你为何不试试?”简陌笑着问,带着无限的嘲讽。

    怡儿没有说话,只是手里的匕首攥的更加的紧了,简陌甚至能听到怡儿咬牙切齿的声响。“不要以为我不敢!”怡儿的声音似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

    简陌微微笑了,嘴角一勾,怡然自得的说:“你还真的不敢。怡儿,你怕君,更怕现在外面那一个,怕是我少了一根发丝,你都是要受到惩罚的,对吗?”简陌一边说着,一边微微倾身靠近怡儿,以耳语的声音说道,“你们这些人,明明自己心里的贪欲太多,自己做错了事付出了代价,总是要怪罪到别人的头。怡儿,你计划失败,你失去孩子,那是你咎由自取,用那么多人生命当作代价的图谋,这不过是报应。所以,你现在恨着我,也只能恨着,你还能做什么?呵呵……”

    简陌话语里的嘲讽,低低的笑声,似乎彻底刺激了怡儿,蹦断了她脑海里的最后一根弦,怡儿面纱下的面容狰狞,手里的匕首猛地奔着简陌的肚子去了,接着身子和衣袖的掩映,外面的人应该是根本看不到。

    简陌不死可以,让她的孩子也死了,给她的孩子陪葬好了。她要看看那样之后,简陌到底还笑不笑的出来。简陌嘴角的嘲讽太过刺眼,简陌的话太过刺心,怡儿根本已经失去了理智。

    但是她的匕首并没有真正的刺入简陌的腹部,下一秒,她和白念君一样倒在车厢里昏迷了过去。

    简陌淡淡的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唇角勾了勾,自言自语的说:“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她知道怡儿不敢碰自己,但是也要提防狗急跳墙不是吗,与其试试警惕别人偷袭,现在这个样子刚刚好。

    外面赶车的少年依旧是面无表情,听着简陌的话语,感觉到里面渐渐平稳的呼吸,他知道,简陌是真的睡了。

    夜风里似乎隐隐的有什么在浮动,少年握着马鞭的手攥的死紧,身体处于高度戒备的姿势,从昨日的傍晚开始,感觉自己处在别人全面的监控之,可是每次回头搜寻,却是找不到任何一点痕迹。

    他不能离开马车,只能四下回顾。也在他回头的瞬间,他感觉有一丝什么冰凉的东西扎入身体,也在一个恍惚之间,他的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人,而他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另外一个人把自己扛走。

    马车里的简陌翻了一个身,似乎没有意识到外面已经换了一个人,或者说,她根本是知道了,但是并不好。

    马车接着不疾不徐的向前走。朦胧的黎明十分,那个扛走少年的人回来了,递给赶车的人一包东西,然后重新消失在暗处。

    赶车的人把包裹打开,把什么东西覆盖在脸,再次露出面容的时候,活脱脱是刚刚的少年,赶车的男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面小巧的铜镜,对着自己的面容照了一下,然后撇撇嘴嘀咕道:“真丑!”

    “总你本来的冰块脸好看。”马车里传来一声飘忽的声音,隐隐的带着笑意。

    赶车的人一愣,手里的镜子差点丢了出去。“公子,揭短不好。”赶车的男子有些咬牙切齿的说,明明他那张脸是清俊有味道好吗,桂牧原那种才能称得冰块,面瘫,他多么生动可爱。

    “总闷骚要好。”简陌有时候在自己人面前和未央一样,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领。外面的人吸气再吸气,决定不和简陌争论下去:“你怎么发现我的?”

    马车里的简陌翻了个白眼,这么幼稚的问题也问:“气味。”

    “你是狗吗?”鼻子这么灵,男子异常不服气。“我是不是狗不重要,我倒是会和你家主子说说,给你变成狗,你是知道的,对于学医术的人,那实在不是什么难事。”简陌这话等于是明明白白的在威胁某人。

    于是赶车的某人气哼哼的把简陌被搜罗去的银针和小巧的手术刀还有药品扔给简陌,死死闭着嘴,再也不敢开口了。

    而此时的非语一行,还在后面慢悠悠的跟着,丝毫不着急的模样,在未央的侍卫送来了一个人,并且要求颜媚做了*之后,众人才能确切的感觉到,未央真的是有所准备的,他们还真的没有必要怎么样的担心。

    可是那个少年醒来之后,是怎么都不愿意开口,神情木然的如同一个死人一般,僵硬,冰冷,没有丝毫的惧怕情绪。

    “会不会也怕火?”颜媚有些好的问,因为这个少年和夜里的那些血傀实在是太像了,但是现在明明是白日了,太阳已经从东方升起,而少年并没有任何的恐惧的情绪。

    “他是人。”未央扫了颜媚一眼,只是被训练的不畏惧生死,没有什么七情六欲而已。

    “那要怎么做,总不能杀了吧?”非语也有些束手无策的感觉,这样的人不怕疼,不怕打也没有什么恐惧的东西,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性命都不在乎,还会惧怕什么。

    未央冷冷一笑,对于这些人,他还是较有办法的。他什么也没有说的只是捏住那个少年的下巴,眼眸死死的盯着那个少年的眼眸。

    众人不明所以,却是看见那个少年先是抗拒的挣扎,然后慢慢的闭了眼睛。

    未央在这个时候开始发问,问什么,那个少年回答什么,一字一字的说的异常的清晰。众人更是看的目瞪口呆,这是摄魂**?竟然还有这种东西存在?未央大师到底是什么人?

    “抓了那么多的少女和少年都是要做什么?”未央问过了那个男子的来历,然后又问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却见到那个少年,面容开始浮现异常恐惧的情绪,原本平静的面容渐渐的开始狰狞扭曲,整个人也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

    “不要,不要,不要杀我妹妹,不要啊……”凄厉而痛苦的叫喊声在空旷的山林间听起来格外的悲伤,显然是经历了一些极其痛苦的事情,“杀了她,杀了她吧,她死了不会那么痛苦了……”凄厉的喊叫之后,那个少年瞬间醒了过来,目光还带着恐惧和怔愣,满脸都是痛苦的表情。

    未央却是坐在他的对面,沐浴在早晨的阳光,似乎是带着光华的神祗一般,对着少年微微一笑,“不如,我们来谈谈你的妹妹?”

    底部字链推广位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