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最新章节 → 第六百零六章能不能解开不应该问问我吗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最 第六百零六章能不能解开不应该问问我吗

    桂牧原冷了眉眼,如果墨悠的鲜血不能用了,那么救简陌的路又少了一条,他的心里就多出了几分不耐烦。

    “找来绝医也是无用,桂牧原,你是知道的,我既然决定不能让自己用,就早有准备,绝对不是今天才开始的。桂世子放心,不能用就是不能用。”墨悠笑的很是猖狂,神情倨傲的看着桂牧原,丝毫没有半分的惧怕,能让简陌给她陪葬,那很好。

    桂牧原的眉眼挑了挑,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

    绝医很快都来了,给墨悠把了脉,自然感觉了墨悠体内存着的毒,倒是似乎像是今日才毒发,却是潜伏在身体里已久的,绝医知道这世间有一种毒,潜伏在人体里多年,一点事情都没有,只是到了不得已的那一天,吃了一种药,就可以把毒素全面激发。而墨悠就是这样的情景。

    “应该是今日吃了什么,全面激发了毒素。”绝医沉声说道,虽然不知道桂牧原留着墨悠做什么,但是也知道,桂牧原这个表情,墨悠定然是非常重要的。

    “有没有药可以解?”桂牧原沉声问道。

    “只能慢慢的排出毒素,不能一蹴而就,而这个排毒的过程,很可能要一年或者更久。”绝医说道,他知道即便是简陌,也不能轻易解开。

    桂牧原没有说话,眉宇间都是沉思,神情很是冷凝。

    “桂牧原,我就说了,我的血你不能用,简陌也是断然救不了的。有简陌给我陪葬,我很知足。”墨悠笑的很是猖狂,神情甚至透着一些得意,桂牧原断然不会想到今日竟然被她给将了一军。

    “既然无用,那便杀了吧!”桂牧原微微一笑,还有苗羽在后面想办法,还有墨云自己深入巫族,终究不会简陌有事情的。既然一个无用的人求死,那就让她死个痛快。

    “你杀了我?”墨悠冷笑着说道,眉眼看着桂牧原都是嘲讽之意,“桂牧原,你就不担心简陌没有救吗,你就不怕简陌死于非命,你要知道,只有我知道简陌中的是什么,只有我知道,简陌怎么才能活,也只有我是巫族真真正正的后人。怕是你在这世间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巫族的后人了。”

    “你会救简陌吗?”桂牧原突然冷声问道,眉眼间都是冷冷的嘲讽之意,看着墨悠的眼神更是冷冽的像是冰刀一般。

    “不会。”墨悠坚定的回答,如果没有简陌,他们都不能到达今天的样子,如果不是简陌,也许她就是万人敬仰的皇后,从此享尽荣华富贵。

    “那么要你何用!本世子从来不养一个废人。”桂牧原冷冷的挥了挥手。

    凤五一声不吭的上前,就要把墨悠拖出去。

    那厢里绝医已经听的目瞪口呆,简陌什么时候中了毒,到目前为止,他什么都没有诊断出来,简陌的身体一切安然,除了胎像有点不稳,没有任何的不妥。

    “能不能解开,难道不应该问问我吗?”帐篷外传来一句异常清冷的话语,紧接着就看到一身素白的简陌走了进来,脚步轻缓,脸色还是苍白的,但是神情却是淡定的。

    她的眼眸甚至根本就没有扫跪在地上的墨悠一眼,而是径直走到桂牧原的旁边,坐了下来。

    “你不卧床休息,你到这里来做什么?”桂牧原眉头一皱,神情很是不悦,这些事情本来就不希望简陌知道的,防止简陌心情不好动了胎气。

    “我的事情,难道你还不让我知道吗,何况墨悠还曾经是我的人,既然要死,我这个主子怎么能不来送她一程呢。”简陌幽幽笑着说道。

    “简陌,能见你一面,墨悠倒是死而无憾了。”墨悠笑着说,眉眼间都是无所畏惧,“简陌,是不是你已经开始胎像不稳了,你真的以为是劳累过度,真的以为只是偶然吗?”

    “你什么意思?”这次问话的是一旁站立的绝医,神情凝重的绝医,死死的盯着墨悠冷冷问道,简陌的身体明明她就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胎像不稳,也不过是因为劳累过度,但是怎么听着这话,像是简陌是中了什么毒一般。而胎像不稳就是那个引起的,他的心里一个激灵。

    “我的意思就是,简陌的胎像不稳并不是劳累的缘故,而是因为她腹中的孩子有一半心爱的人的血,因为这一半的血,简陌的孩子越大,这血液的相冲的力量就越大,简陌,有了我的血,你也不能得救,那人死了,你也不能得救,你要知道,有些东西就是无解的。我死了,你陪同我一起下地狱,未尝不是我的幸运。”墨悠冷笑着说,她说出来的东西,自然是连绝医和桂牧原都是不知道的。

    桂牧原和绝医的脸色彻底的冷了,看着墨悠的目光已然透着森森的杀气。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怕是此时墨悠已经碎尸万段了。

    “所以,我或者,或者我死了,都没有任何的区别。简陌,你是必死无疑。”墨悠说着这话是幸灾乐祸的模样,好像已经看到了简陌惨死的样子。

    “什么时候,我想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做的那件事?”简陌依旧是淡然的模样,看着墨悠幽幽问道,她心里想着应该是在墨云阁的时候,在此之后,墨悠根本就没有机会靠近墨云,自然也没有办法做那种事情,诅咒这种事情,即便简陌是不信的,但是此时也是由不得她不相信,毕竟在这个时代,这样的东西还真的很有用的。那是解释不了的事情。

    “在墨云阁,你没有出现之前,我是墨云阁第一侍女,是阁主的贴身侍女,是上下都倚重的人,也得到了上上下下所有人的敬重,可是你来了,阁主耗费万金给你治病,还让我和墨离去服侍你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浑身是伤的女人。服侍也就服侍,本来想着你好了,也就罢了,可是阁主竟然动了心思,因为动了心思,所以就开始疏离我们,很多事情,甚至不要我们去做,以前他的衣食住行,都是我和墨离打点,可是后来吃了你的饭,阁主就再也不吃我们的。为了你,阁主要重罚我们,为了你,即便是阁主醉了,依然不要我。”墨悠恨恨的说道。

    “你是指爬床的事情吗?”简陌挑了挑眉头问道,一个女子爬男子的床,还能说得这般的坦然自若,倒是也是很有胆气的。

    “本来,我已经想着不做龙乘云的内应,安稳的待在墨云阁做风光无限的第一侍女,一直待在阁主的身边,可是因为有了你,让阁主起了兴趣,我就只能铤而走险,那一夜我爬了床,但是什么都没有做到。那个时候,为了让你看到那一幕,我给阁主下了药,才让清醒变的那样的迟,为了弄出自己身上的那些痕迹,我不得不把自己给了龙乘云,我和龙乘云有从小相依为命的情分,但是我心里想要的那个人却是阁主。简陌,是你摧毁了我所有的梦想,阁主不要我,不仅不要我,还要把我赐给你做侍女,你算个什么东西,也能凌驾在我们的上面,可是你竟然不屑一顾,我竟然被送往了墨云阁的洗衣房,去做最下等的粗活。那是怎么样的羞辱,简陌你一定是不明白的,我日日都感觉抬不起头来,恨意就像是火苗一样越烧越旺。而你的血,阁主的血,我早已收集好,也就在那个时候,我种下了血怨。既然不是我的,定然也不能是你的,既然我要去死,那你就给我陪葬吧,我就是要让你们此生都不能在一起。”

    “你个狠毒的女人!”绝医冷哼,真的很想去杀了墨悠。

    “是啊,我狠毒,我怀了龙乘云的孩子,我知道了风倾城就是墨云,我出卖情报给白家,就是想要嫁给阁主,可是风倾城竟然不承认,宁死也不愿意承认我是他的皇子妃。然后我看到龙乘云天龙堂的势力,我想有一天龙乘云上位,我总是能凭借往日的情分,享尽荣华富贵,可是白雅给我下毒,要杀死我,龙乘云装聋作哑,他先是娶了凌云凤,后来觊觎你简陌,从来都没有对我怎样的另眼相看。即便是这样,我还是知道,龙乘云会给我优渥的生活。可是简陌,你杀了龙乘云,你救了风峦的京城,你让我此生所有的额希望都变成了空。哈哈,简陌,既然我要死,怎么能让你好过,如何能让你好过。本来我想着将来有一天,你会悄无声息的死,可是现在知道了更好,每一天都享受等待死亡的滋味,一定很好。一定很好!!”墨悠一边说着,一边哈哈大笑有些疯疯癫癫的感觉。那一双阴毒的盯着简陌的眼眸,倒是真的像是恨毒了简陌的模样。

    “你可以去死,但是墨悠,我未必会死,也许会活的很好呢。”简陌幽幽笑着说,她可是惜命的很,也想要好好的活着,自然不能让墨悠如愿。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